辰希帅死如此之帅

一个优柔寡断·占有欲强·垃圾·但又渴望有朝一日能自由的人。

我可以

我可以早上从五点醒来又睡着反反复复到七点
我可以对着镜子弄一个自己今天喜欢的发型
我可以穿衣服的时候把它弄乱
我可以把隔天的前天的列表的动态看来看去
我可以一天除了喝饮料什么也不吃
我可以坐公交车从起点坐到终点站再坐回来
我可以一个人在路上自言自语说车轱辘话
我可以打开你的对话框关掉再打开
我可以忍住在人前不哭
我可以帮你做事情只是自己不知道做什么
我可以把一首歌听三百多遍再听下一首
我可以咬破手指
我可以看恐怖片哭出来
我可以很凶的面无表情
我可以对无能为力的事面露不舍
我可以用最简单的裁纸刀划开皮肤
我可以用创可贴和表带遮住烂了的地方
我可以梦到你
我可以在打游戏的时候骂人
我可以精神恍惚一整天
我可以笑脸相迎
我什么都会
我什么都可以
我什么都不是

辰希

别坚持了

我想看着你,一刻不停。
真是矛盾的一段时间,在生活给的蛛丝马迹中验证关系。
可我终究不是他(她),我想不到他(她)想的。
苦恼的还是自己。
谨慎
奉献
假装开心
泛滥的温柔
真难受

一点点无聊的文字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能想很多,比如一个人去饭堂吃饭,看着身边成对成群的人,自己虽然孤单但也只是自己觉得而已。一个人的时候别人是最被关注的,两个人的时候对方就足够占据你所有的视线。
也就是一个人的时候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别人眼光的原因吧,即使是一点动作都害怕被注意到,更别说是出糗之类的,简直要命吧。
有个人给我说过:“不要对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生气。”他当时指的是卷子。
很奇妙的感觉,说不上来是开心还是其他什么情感,就是陷在泥沼中生闷气又无可奈何的时候,有人告诉你,你不用陷下去,为什么要陷下去呢?另一种角度,就这么简单扭转了,也许真的是这样——世界上路很多,别怕。
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都会这样,我还没到阿姨的程度就开始害怕分离了。无法理解哪些天各一方的人如何生活,我只会活在恐惧中。看过一本书:“我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朋友,更准确的说如果我们没有做同桌还会不会是朋友,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羞愧。”不知道是不是朋友啊,不想让交朋友变成钓鱼一样的存在。我把我关心的鱼线放长、甩到你的身边,时时刻刻关注你的动向,看你是否上钩。真的要这样吗?我们没有借口(况且这么说吧)关心彼此,没有鱼线可能会更刻意,你会对我防备吗?我会害怕。
如果停下运转的话,我会永远孤独吗?
没关系。

                                                         辰希
                                                   20180630晨

存在

没有什么比一个人更令人窒息的了,就像躲进木盒后期待被找到的间隙有人将你反锁进去。
可是习惯了一个人就无法理解与他人在一起的快乐,我不要你时时刻刻陪着我,一个月一天或者半年一天,那一天过得开心就好。平常的时间更希望自言自语时身旁无人。
好像《人间失格》里以好笑讨好他人甚至以此存在很让人筋疲力尽一样。
如果可以,让我一个人处理世界上的污浊,然后和你看最美好的风景。如果不行,那么我也接受。
嘴上说不在乎他人的看法,事实上眼光就像针一样,刺痛,恐惧,从黑暗中射出来,疼的人在地上打滚。不能犯错误才是唯一的准则,会让别人讨厌,会收到责备,虽然他们也会犯错误,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责备。
可以的话,我不想让眼泪流进耳朵里,耳机会坏。

                                                       20180617
                                                           辰希

太好看了吧

Weirdly Adorable:

𝓗𝓪𝓷𝓷𝓲𝓫𝓪𝓵 & 𝓦𝓲𝓵𝓵





for 超超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