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希帅死如此之帅

一个优柔寡断·占有欲强·垃圾·但又渴望有朝一日能自由的人。

哭其实和呕吐一样

想抑制的时候它涌出

想痛快解决时又没有感觉了


什么时候才知道没你不行

昨天

梦里

做梦总有一种梦境现实不分的感觉

梦到你要转学

大概是永远见不到的感觉(现在记不清细节)

我听到消息之后疯狂找你

一直找

一直找

教室

食堂

学校外面的街上

没看到你

找遍整个梦境都没有



梦是断断续续的(我甚至梦到了开着车迷路了我并不会开车)

我的茫然无措不知所措好像失去了什么的无助情感是一直存在的

睡了很长时间

大概八个小时

醒来愣了一会儿神

哭的很难受

不知道是还认为你要离开

还是哭自己的懦弱

明知道不可能的

还这么离不开

真的气自己

无能为力

真可怜

可怜




超可爱的小天使,难得的开心

痛真的很小,
从手指传来的痛像是没有什么,
但它无时无刻不在痛。
碰一下会痛
指节弯曲会痛
洗脸时打洗面奶会痛
用力会痛
撕会痛
咬会痛。
我会痛但停不下来,
不知道下一次是哪个手指首先流血。
我停不下来但我想跟你牵手,
我忍住焦虑不去咬手,
没忍住就自责,
不去想牵手就是幻想。

无法躲避自己看向你的眼神。
期待的是你也在看我,是想多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明明你的光环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我就淡漠了,为什么这次还在期待。
忍不住的漂浮片段,你对每个人都一样。
极力克制自己的幻想。
你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一定是我脑洞太大,
事情太多。
回忆,
留恋,
嫉妒,
不甘,
心痛。
你是我想对你笑也要忍住,
你是我再讨厌也会心软,
你是我接近又想疏远,
你是我目光的归处,
你是我遇到就花光了所有幸运,
你是我想拖住又想放手,
你是我一生无法接近的人。
一直活在幻想里我也愿意,
一直承受心中隐隐不安又无能为力我也愿意,
一直幼稚地不断用蛛丝马迹查证又毫无意义我也愿意。
我愿意。

无力

最近用眼过度,眼睛痒涩。
看看书舒缓一下,看到《围城》前几页“那个戴太阳眼镜、身上摊本小说的女人,衣服极斯文讲究。皮肤在东方人里,要算得白,可惜这白色不顶新鲜,带些干涩。”脑海里模糊又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古典的女子一身白色洋装,在阳光下闭眼歪着头憩在长椅上。
慌忙找笔纸想画下来,等要下笔就毫无手感,一个草稿都没有。
这种深深地无力感。

几乎每一天我都会想象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做什么,做的全是跟我无关的事,鱼线的另一端是你在笑在用平常的姿态与他人交流,我是永远参与不进去的。

关于恋

我昨天梦到了你有了女朋友,是一个很意外的女生。梦里你搂着她,那时我没有分清梦,只是做出了最客观的反应。依旧在别人面前毫无反应,就像我根本不喜欢你一样,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心里唯一的声音就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出来。
不管你在哪里,我在哪里,我的余光里都是你,和你女朋友。太真实了,太久没见你,模糊的脸在梦里的样子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心还在痛。
真的记不清你的脸了,记忆力都是我偷看、试探、不关心的样子。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什么都不用担心,请微笑吧,直到永远。

我这个懒猪是有多喜欢大忽悠才会画画啊,太喜欢了💓

我可以

我可以早上从五点醒来又睡着反反复复到七点
我可以对着镜子弄一个自己今天喜欢的发型
我可以穿衣服的时候把它弄乱
我可以把隔天的前天的列表的动态看来看去
我可以一天除了喝饮料什么也不吃
我可以坐公交车从起点坐到终点站再坐回来
我可以一个人在路上自言自语说车轱辘话
我可以打开你的对话框关掉再打开
我可以忍住在人前不哭
我可以帮你做事情只是自己不知道做什么
我可以把一首歌听三百多遍再听下一首
我可以咬破手指
我可以看恐怖片哭出来
我可以很凶的面无表情
我可以对无能为力的事面露不舍
我可以用最简单的裁纸刀划开皮肤
我可以用创可贴和表带遮住烂了的地方
我可以梦到你
我可以在打游戏的时候骂人
我可以精神恍惚一整天
我可以笑脸相迎
我什么都会
我什么都可以
我什么都不是

辰希